探秘“世界第三极”野生动物栖息地

时间:2021-02-25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青藏高原是世界上最高的高原,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被称为世界屋脊,是除了南极和北极之外的世界第三极,极具科考价值。 为了完成为期五年的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研究项目,

  青藏高原是世界上最高的高原,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被称为世界屋脊,是除了南极和北极之外的世界第三极,极具科考价值。

  为了完成为期五年的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研究项目,我们课题组于今年7月底到9月初历时一个多月的时间,对青藏高原进行了第二次科学考察。此次科考的主要目的是重点关注看不见也摸不着的高原动物的肠道微生物,这些“暗物质”与高原动物共存了上百万年,并且能够协助这些动物长期适应青藏高原的环境。

  由于高海拔的自然环境,青藏高原人迹罕至,是野生动物的天然游乐园。在青藏高原上生活着各种各样的野生动物,有灵动活泼的藏羚羊,有优雅从容的藏野驴,有呆萌可爱的高原鼠兔和喜马拉雅旱獭,有狡黠多疑的藏狐和赤狐……这些野生动物相互依存,形成了紧密相连的食物链,对青藏高原地区生态系统的稳定具有非常重要的贡献,保护好青藏高原野生动物是保护青藏高原生态的重要环节。

  我们的团队在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研究的过程中,遇到了许多野生动物,它们的种群数量与过去的报道相比有了显著增加。

  在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采样的过程中,我们多次遇到曾经濒临灭绝的藏羚羊。如今它们在多个地方成群聚集,在达则错湖畔附近更是有上千只藏羚羊分布。成群结队的藏羚羊可以建立“天敌预警系统”,及时躲避狼和棕熊等肉食动物的袭击。根据“2020我们与藏羚羊”科考团队的最新报道,仅在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藏羚羊种群已经超过20万只,这说明了藏羚羊的种群正在逐渐恢复。

  与藏羚羊不同,我们看到藏野驴多是三五成群分布。当我们驱车路过时,它们似乎并不害怕,仍然无忧无虑地吃草,悠闲从容地散步,仿佛知道自己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人类不会伤害它们。

  在青藏高原最常见到的小型哺乳动物是高原鼠兔。虽然它们挖洞筑穴会破坏青藏高原的草地生态系统,但是这些贯通的洞穴却可以为青藏高原特有的地山雀等小型鸟类提供住所,有人形象地把高原鼠兔说成是“世界屋脊”上的“草原工程师”。另外它们的粪便可以增加土壤的肥力,为高原植物的生长提供条件。同时作为被捕食者,高原鼠兔是藏狐、赤狐等高原中小型肉食动物的主要捕食目标。高原鼠兔对保持青藏高原生物多样性,以及高原土壤生态系统的平衡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在科考过程中我们也看到了一些令人吃惊的现象,我们驱车寻找藏羚羊的途中,发现有一些湖泊周围的草场被铁栅栏围住,藏羚羊无法前往湖边饮水;有些地区由于过度放牧,成百上千只藏绵羊和山羊侵占了野生动物的自然栖息地,与其竞争有限的食物和空间,使得野生动物无法正常生活,被迫转移到环境恶劣、食物短缺的高山峡谷中。我们在和当地管护员的交流中得知,原来这些地区是野生动物的天堂,但是现在却几乎看不到了,其中包括青藏高原的旗舰物种藏羚羊。

  总体来看,青藏高原野生动物的生存环境整体向好发展,但仍存在家养动物和野生动物同域混合分布的现象,这可能会破坏野生动物的栖息地,同时会增加野生动物感染的疾病通过家养动物向人类传播的风险。既要发展青藏高原地区的畜牧业经济,更要保护好青藏高原生态,这就要求加快畜牧业转型升级,促进现代畜牧业发展,这也是我们科考的任务之一。

  我们希望通过研究揭示高原动物肠道微生物如何协助宿主适应环境,助力当地畜牧业更好更快的发展,服务建设更好的青藏高原,期待把青藏高原打造成为全国乃至国际生态文明高地。